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盘旋の星阶

原来抬头望去,那就是希望

 
 
 

日志

 
 

关于“网络暴民”现象的传播学分析  

2010-06-24 21:33:55|  分类: 自娱自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承认我懒到可以拿N久之前的作用充数了...这篇东西看了标题就明白是什么类型的了...大家大可自动无视..(其实只是单纯的静不下心来写文而已..浮躁啊浮躁)至于老师在课堂上说的观点:“适度网络暴力是有意义的,能将人的不满抒发,起码比现实中的暴力要好。”我认为这个得看是什么方面的暴力,而其中“适度”是把握的重点,“恰当的回馈”也是必不可少的。如果网络暴力被放任或者没有接收到适当的回馈,人们就可能会将这种暴力延伸到现实,当人们在网络空间里形成了“暴力没什么大不了”的观念,这种暴力也就开始反过来威胁到现实了。


或许渐渐习惯在网上发表言论的人们对这样的事件并不陌生——当自己的言论与另一部分人的观点不同或损害了其利益时,就会有一群人摇着“道德”与“正义”的旗帜,甚至用恶毒与粗俗的话语讨伐之。从原来在论坛里的互相漫骂,到名人博客上的群起而“骂”之,再到著名的铜须事件、虐猫女事件;从漫骂,到人身攻击,再到揭露隐私,甚至直接在现实世界中进行攻击。比如当你发帖称赞外国商品好时,会被群攻为卖国贼,再比如铜须事件的主人公被自称“惩恶除奸”的网民人肉搜索出来,并在网络游戏与现实生活中被其声讨,结果最后一句纯属杜撰,令道德审判被釜底抽薪。

“网络暴民”在网络上有着这样的解释:主观上有恶意制裁别人的倾向;出口成“脏”;不经当事人允许就擅自公开其隐私;威胁当事人的人身安全;动不动就质疑当事人的道德品质 ;盲目跟随别人的意见。无可厚非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关注社会动态并发表自己的看法,在网状结构的信息网络中,网民们的力量逐渐突显出来。有人怀疑:如果没有了“暴民”的力量是否会有很多真相被埋没?也有人说:“网络暴民”与其说他们是在关注事件,不如说是事件在他们的关注中被制造出来。但不管如何行使身为公民的舆论监督权,我们依然要以确保事件真实性为前提,用理性去看待问题。那么从网络传播学的理论来分析,“网络暴民”产生的原因是什么,人们又为何会产生这样的行为呢?

首先我们从网民自身原因来分析,为什么这种现象出现在网络中,为什么这种“暴力”现象那么普及呢?

1、网民的传播恐惧低,对网络上交往的期待低。人对与他人接触有什么结果有期望,当期望实现的时候信心就会上升,反之则信心下降,当一个人对传播效果反复有不切实际的期望,就会产生恐惧。由于网络的虚拟性,人们对于网络交往的期待性低,比如在现实中我说出一个观点不仅是满足我表达观点的欲望,同时也希望赢得别人的赞同并有深入的交往。而在网上我说出一个观点可能仅仅是想表达自己的意愿,也不怕别人因为自己的言行而讨厌或疏离自己,这样就让网民在表达观点的时候更“大胆”了。

2、修辞敏感性低。修辞敏感性即是指讯息发出者根据讯息接收者的需要改变信息。其中分为自我清高者(不根据别人的态度改变信息)修辞反映者(完全根据别人的态度改变信息)修辞敏感者(根据别人的态度与自己的观点结合,调整信息)而由于在网络中交流有匿名性,人们不用带上人格面具,也不用受到所从属群体压力的控制,所以这种修辞敏感性是扭曲的。自我清高者可能成为修辞反映者,修辞反映者也可能成为自我清高者。这就使成为“网络暴民”的可能性提高了。

3、攻击性行为。这种攻击行为表现为在传播中将压力施加于人,而这种攻击性行为又分为四类,既是自信肯定、喜好争辩、敌意和言语攻击,前两种为善意的后两种为恶意的。在当今网络社会中,攻击性行为时常发生,作为“我”的主体也可能随时被骂,那么对于一个人来说,被人骂、人身攻击已经成为一种沉没成本:我骂别人,也是要被骂,我不骂别人,也是要被骂。当一个“敌意”或“言语攻击”的氛围被营造出来,人们由群体分担了自身的压力,同时也受到群体的影响而变得“暴力”起来。

4、符号主义分析:戏剧主义理论。由于主我(本能的我)和客我(他人期待与道德约束的我)构成了自我。而戏剧主义是指,人们会努力扮演一个角色,努力地令别人相信这就是他。在网络世界中人们除了在现实中的自我还会在网络中构建一个虚拟的客体,那个客体同样包括虚拟的主我和虚拟的客我,虚拟的主我产生行动的意念,虚拟的客我对其约束与规范。在现实中人们人格中“阴影”的部分可能不能得到实现,起码不能光明正大地实现,于是他们将这种人格构建于虚拟世界的“自我”中,所以在现实中斯文正直的人可能在网上成为一个崇尚暴力的人,现实中唯唯诺诺的人在网上可能成为勇于表现自己想法的人。其次由于在网络中“客我”是被弱化的,当没有了道德的约束与别人的压力,“主我”也就更多地显现出来。比如一个人很崇拜英雄主义,在网络中他就可能成为一个他认为的“英雄”所应该的样子,比如遇到“坏人”就应该用武力解决,遇到“不平”就应该立刻拔刀相助。这就使得网络暴力这种行为走向极端,而且在行动之前并没有理性分析事件,从而导致了“错杀好人”的现象。

其次我们从网民所处的环境的原因分析

1、环境知识的简化与意义含糊的传播。在现实的人际传播中人们必须要具备一定的环境知识才能取得良好的沟通效果。比如与人聊关于一个事件的话题时,你要知道这个事件发生的原因、过程和结果,还要从别人的表现、外观了解其信息与感兴趣的话题等。但在网络中人们所需要的环境知识被简化,“网络暴民”跳过或刻意忽视事件的“原因”而是直接从事件的过程的开始谈论。而意义含糊的传播是指有意对某一部分或几部分表达含糊。由于网络传播具有匿名性,其原本空间就是含糊的,在这个含糊环境的基础上人们更倾向毫不含糊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当然也存在有人为了达到某目的或者为了将效果达到最大化而刻意地使用意义含糊性进行传播。

2、解释循环断裂。解释学中文本即是符号体系包括了所指(实物)和能指(意义),而在电脑中文本即是指文档包括了复合文档和多媒体文档。在现实中我们对文本解释,而在网络中我们要对文本相应的文档进行解释,而且还有对“超本文”即超文本和超多媒体进行解释。解释学认为人们要知道整体才能了解部分,而对部分的了解又加深了对整体的理解,我们是先理解了再进行解释的,所以解释是一个循环的过程。而在网络中超本文具有扩展与聚焦性,每个网民在看到一条信息时会选择根据自己的思维进行下一步的链接,或者是发散到别的问题,或者对原来事件的某个信息进行具体的关注。就这样无穷无尽地发展下去,所以在网络中解释是没有确定的整体的,即出现了解释循环断裂的现象。于此同时也出现了一个悖论,那就是超本文使网民的操作自由上升,而解释自由却下降了。因为在按下一链接已经成为网民们习惯的思维方式,网民们自己的解释模式可能被影响甚至被打断。这就是为什么人们很容易根据几个帖子就对整个事件定性,根据几个评论就确定了如今的舆论导向。“网络暴民”他们不仅被解释引导,而且也引导解释。当人们在接受一个事件时第一反应就认为其是真实存在的,这样直接推断的结果就会产生误差。

由上所述,我们从环境与个人因素分析了“网络暴民”形成的原因,我们可以发现“暴民”不单是指一群人无组织地集中起来施加“暴力”,这其中也是有其社会的因素存在的。网上自由发表本来是保障人们行使自由与监督的权利,但是由于网络的匿名性又使其在真实性上大了一个大大问好。我觉得正在的方法并不是去搞言论的打压或者所谓的和谐,而是从网民本身素质出发,不能过度依赖媒体,而要理性地思考问题,要设身处地地为人着想,这样才能在网络上构建出一个自由和谐的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