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盘旋の星阶

原来抬头望去,那就是希望

 
 
 

日志

 
 

有点?狗血..(我是万年结尾君)09.12.6  

2010-04-21 23:25:23|  分类: 广播台的自娱自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栏目组改名啦~改为流年物语~希望大家继续多多支持我们~

女:明明知道这样做很任性,却还是吐着舌头尽情撒娇。不是因为骄纵,我早没有骄纵的资格。只是因为我害怕,非常地害怕,害怕再次失去,我唯一的他。所以我刻意绕开那隐藏心中的黑暗,紧紧抓住身边那暖暖的温度。再任性点也没关系的,只要看着在他眼中印有我的身影,就足以让我绽放最幸福的笑颜。

男:看着她上跳下窜地像是只调皮的小猫,但我知道她并不如表面那样坚强。记得那天我和她一起去饮料店,她点了一杯苦咖啡。我笑着调侃她:“记得某人小时候连莲子的苦都受不了的啊。”她望着咖啡杯撅着嘴说:“女大十八变嘛,况且苦是一种很安全的味道啊,我从十五年前就喜欢上了。”她抬起头,对我轻轻地笑了。那时的我紧紧握着拳头,暗自发誓要成为她的依靠。

女:不知何时我开始排斥叫他作哥哥,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任性了。我一次次叫他名字,我叫他年,年,年……叫着叫着我不禁笑了出来,有什么能比这更幸福吗。我一边抱怨着他依旧用臭丫头来称呼我,一边找借口把他拉到家里。母亲很喜欢他,在那一刻我觉得我的家又回来了。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太幸福是会遭天谴的,预支的幸福最终总会被残忍地收回。自从他看了张开始泛黄的照片,有什么开始从深处碎裂……

男:她的母亲很温柔也很漂亮,给人一种忍不住亲近的感觉。我从来不知道在这小小的空间里也能有这种让人想流泪的温暖。在帮粗心的她找不知道扔哪去的素材时,我的视线被一张照片吸引。那是一张被镶在一个木制的相框里的泛黄照片,被放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却没沾上一丝灰尘。我一时好奇,指着照片问她:“你认识他?”她回头给我一个大大的笑容:“这是我爸爸哦。”

女:从厨房出来唤我们吃饭的母亲在看到那张照片的一瞬消失了笑容,她一把拉住我的手腕,淡淡地说:“他已经死了。”“没,没有,爸爸他没死。”我提声反抗。母亲摇晃着我的肩膀失控地吼了出来:“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他死了,死了!”我低着头,全身不停地颤抖,可是我忍着没有哭出来,因为我知道会有个暖暖的怀抱将我抱紧。可是梦总会醒的,我紧紧地按住心口,看着你急促地奔向门口,头也不回地离开。双手无力地垂下,身体向下滑落。我坐在地上任由眼泪汹涌而出,没有声音……

男:那个是她爸爸,怎么会,不可能,不会这样的,这一定是场误会,一定是什么地方错了。因为那照片上熟悉的身影正是我的……我如只受到刺激的动物胡乱冲撞,急于寻找出路。于是我急忙冲出了门口,以至于我没看到身后那脆弱的身影和伤痛的眼神。可是事实是残酷的,照片上的那个人的确是我和她的,父亲。

女:我开始发现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他,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他的电话,电话里是他缓慢而低沉的声音。

男:“丫头啊,不好意啊,我很忙,最近都没联系你,上次的事情很抱歉,我应该留在你身边的……”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借口,我知道我伤了她。但是我更要保护她,她应该平静地生活下去。我不能把我是她同父异母的哥哥的事实告诉她,那对她而言是多么残忍的事情,她那么单纯而善良……曾经是我的母亲夺走了她家庭的幸福,现在就让我来保住她现有的幸福吧。

女:“恩。”根本没听进去他的话,只是还未反应过来。

男:“丫头啊,公司那边要将我调到总部,我今天下午就搭火车去北京了,你,你要来吗?……”不能再留在她身边了,无论是为了她还是为了我,可是话却不自觉地说出了口:“你要来吗?”想再一次见见她,就放纵自己这一次吧……

女:我沉默了一会儿才答应。因为太突然,太令人吃惊,当时脑内一片空白。直到到达火车站,看到他远远站立的背影。好像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男:尽量不表现出那隐藏在心内的软弱。在上车前的那一刻,我回头叫道:“妹妹。”

女: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用这个开始陌生的称呼,可是我却下意识地回应道:“哥哥。”我看到他的身体微微一震,然后温柔地笑了:“恩,你是我永远的妹妹。”我的心不知道为什么有恐惧,有痛。我终于知道他对我的好,只是哥哥对妹妹的一种照顾。这一切都是我的痴心妄想,是我固执地活在一个破碎的梦中。我紧紧地咬着下唇,不过值得高兴的是最码我还能做他的妹妹,做他永远的妹妹,就很幸福了……

男:当听到她再一次叫我为哥哥的那一刻,身体轻轻一震,手变得冰凉。我的目的达到了,可是却用光了我所有的力气。早知道会是这样的,可是我的心却好像被什么狠狠刺穿。这是命运的安排,它告诉我,我和她只是兄妹的关系,也只能是兄妹的关系。即使我们双方都发现了对方的心意。

女:“到了要给我打电话啊。”在缓慢移动的车间里,我看到他点了点头。他可知道吗,我不愿做他的妹妹,可是他太善良太温柔了,让我觉得即使仅仅做他妹妹也是好的,于是我对自己说:再哭一次吧,就哭这一次,当作祭奠我的初恋,在最后我笑了,因为刚刚他对我说:“要幸福地活下去。”当轰隆轰隆的声音渐渐淡去,红色的火车变成一个隐约的小点。他走了,留下一条空空的铁轨,延绵着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男:吵闹的音乐覆盖了刺耳的鸣笛声,我只知道一阵强烈撞击后,身体如撕裂般地痛。在黑暗中我隐约听到有人叫我“年,年,年。”我努力张开眼睛,瞬间被一片斑斓的光点模糊了视线,她站在光的中央,对我灿烂地笑。这时她叫我年我叫她臭丫头,一切都没有变。彩色的霓虹在旋转的木马上跳跃,她伸出手说:“说好一起来坐旋转木马的,不要反悔哦。”我笑着走过去紧紧地握住那只手,那是熟悉的暖暖的温度。

女:回到家中,就直奔房间,抱着奶油等待他的电话。奶油是我和他养的一只流浪猫,平常只会睡觉,不知为什么今天十分不听话,老是想挣扎出我的怀抱往外跑。我轻轻地打了它几下,说:“要乖乖的啊,外面下雨了,跑出去会感冒的。”我望向窗外,外面下起了暴雨,明明今天上午天气还十分晴朗的。我不知道那是整个夏天最大的一场雨,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沉闷。但是我却笑着等候在电话旁,因为在火车离去前的那个约定:

女:我们还会相见么,哥哥?

男:会的,我们一定会相见的。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