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盘旋の星阶

原来抬头望去,那就是希望

 
 
 

日志

 
 

yume.梦09.3.18  

2010-04-21 22:58:36|  分类: 广播台的自娱自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期的栏目是“烟花三月”欢迎大家通过声音感受到这个名为“烟花三月”的博客,让我们一起走进这个霏霏的领域,聆听另一个人的声音。}      ==》http://blog.163.com/culture_magic_cube烟花三月。_诗

静谧的夜划乱了时空的间隔。或许在墨色里,在虚无中,存在另一个世界。

我在微硬的床板上辗转,无意识地凝视、发呆,伴随指针咔哒,咔哒前进的韵律,直至视线模糊,骤明骤暗,然后任由自己被暗主宰。那本是连忙音都消亡的空境,却毫无预兆地注入光和色彩,霎那间时空以我为中心卷曲、延伸,于是我看见了她。单薄的身影,纤细而淡然的眉眼,她捻下鬓际的梅瓣,回头微微一笑,她说:“你终是来了。”她说:“看,雪融化之后便是春天了。”很奇怪的感觉,没有惊愕,仿若冥冥中的引力,忘记了疑惑,我走近了她,我唤她:“梅”。

净白的梅花缀点着仿若透明的琼枝,半开的苞芽在风中焕发着妖娆,霎时间竟是突生出一种碧绿繁华的错觉。她坐在梅树落下的阴影里,殷红爬上她的双颊,她说:“感谢上天垂青,今天的明月特别玲珑剔透呢。”银色的薄纱在目光可测到的空间跳动、流转。我感受着绕过指尖的习风,和空气摩擦中传来暖暖的声音,猛地一颤,竟发现她仿若融化在月色里,我微微提声:“梅……”她依旧低着头轻声道:“我以为你知道的。”她轻摇金樽,看着那泛着绿色酒渣的新酒,她说:“我是梅,只是你心中的梅。”忽地她抬头看着我,笑道:“一起来喝点酒吧,不过不要推说醉了,因为此花可不同于其它的花呢。”

这时的我仿若抓到了什么,像倒落的珍珠般脱口而出:“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共赏金尊沉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我看到梅仍是微笑,只是多了份释然。于是我也释然地笑了,梅树、梅瓣、皎月、新酒、还有那俏然的少女,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梅,通过那首诗注入我内心的梅,那只属于我的梅。

我记得,当我甩下金樽伴着花香醉去,我体验到另一个世界晕眩的感觉。所有的事物都变得混杂而莫名的统一。或许什么都消散了,只留下记忆中的残影。什么是真的,现实,梦,或是梦里的记忆?我只隐约记得,那个梅树下有着纤细而淡然眉眼的女子,断续的话语:“我一直在等你,跨越时空茫茫地等你,我因你而存在,而却是为了这四季绽放的梅许下约定。”“你认为错觉吗?只是不知是你错了,还是我错了。”

庄生梦蝶,孰真孰假。可是在我内心深处,我总是深深相信着——梦或许不是错觉,因为那里展开了自己内心的另一个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